1. 首页 > 游戏资讯

条顿堡森林战役的影响 条顿堡森林战役罗马统治者

此战役后续及深远影响: 时至今日,阿米尼乌斯依然被誉为日耳曼民族的解放者。马丁·路德曾经满怀敬意地说:“我从心底 爱这位赫尔曼。”在条顿堡森林深处,矗立着他高达53米、手举利剑的青铜雕像。它自公元1838年开始建造, 直到1875年才竣工,前后共耗时37年。我们不应忘记,就在这期间,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于色当会战中俘虏了 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并在巴黎加冕为德意志皇帝,由此开始了日耳曼地区新的辉煌。在纳粹党执政期间,阿 米尼乌斯更是被奉为最伟大的德意志民族英雄之一。的确,如果没有他指挥的条顿堡森林战役,欧洲乃至世界 的历史必将被完全改写:罗马帝国也许会统一整个欧洲,民族大迁徙即使仍然会发生,其过程和结局也肯定将 和后来的截然不同了。无怪乎有些历史学家诙谐地说:“老天爷在公元9年9月9日的这一场大雨,彻底改变了人 类历史的进程。”条顿堡森林战役是屋大维皇帝一生中最惨痛的失败,在得知这不幸的消息后,他一连几个月 不理发,不刮胡须,不洗脸,整天一副如丧考妣的尊容。像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那样,他反反复复地对着 空中喃喃自语:“瓦卢斯,瓦卢斯,你把我的军团还给我!”这句话成为未来欧洲君主战败后的口头禅。幸好 ,奥古斯都的失态只是暂时的,皇储提比略很快带了6个军团去增援莱茵战区。连同当年被瓦卢斯留在那里的两 个军团,罗马帝国总兵力的四分之一都聚集在此。提比略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常胜将军,他的战术细致而谨慎, 不急于求成,先巩固住莱茵河两岸,然后再逐步向前推进,积小胜为大胜。公元12年,他被召回罗马,得到了 凯旋式和胜利勋章的荣誉。然而,日耳曼尼亚行省的大部分地区已经在事实上独立。当地的新任总督是提比略 的侄子、日耳曼人的第一位征服者德鲁苏斯之子日耳曼尼库斯,这个与对手阿米尼乌斯同龄的年轻将领要比他 的叔父大胆得多,他于公元14年从今荷兰鹿特丹附近出发,经海上入维斯河,逆流而上,深入敌境,在次年夏 天以万分沉痛的心情凭吊了条顿堡森林战场,并掩埋了部分早已化为白骨的尸体。此后,他更加猛烈地向敌人 进攻,终于在公元17年5月26日于安格里瓦尔瓦战役中为瓦卢斯报了仇:阿米尼乌斯只身逃走,他怀孕的妻子图 斯内尔达被俘虏,瓦卢斯所部三面罗马军团鹰旗中的两面也被缴获。不过,屋大维已经听不到这胜利的消息了 ,这位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于公元14年8月19日在诺拉城与世长辞,提比略如愿以偿地成为奥古斯都的接班人。 在不知不觉中,他也开了个恶劣的先例:从此之后,莱茵河前线的将领频繁地被士兵们拥立为皇帝,原因很简 单:为了抵御日耳曼人的入侵,那里云集着全帝国最精锐的军团。

作为一位日耳曼专家,提比略深知在那里作战是多么得不偿失:当地湿冷的气候不适合罗马人定居, 也没有什么值得开发的自然资源,征服它却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因此,在安格里瓦尔瓦战役后,日耳曼尼库 斯被立即调往西亚,并在两年后神秘地死在那里。很多人说,提比略一直在嫉妒自己这位侄子兼养子的军事才 华,并应该为他的死负责。不管怎样,提比略即位后在日耳曼尼亚执行的新战略相当成功。他敏锐地看到,罗 马帝国真正的危险不在于西日耳曼部落的独立,而在于它们的统一。 而且果然在几百年后,罗马因日耳曼的分支哥特人而衰弱分裂,以后的西罗马更是哥特人所灭.

罗马条森堡战役经过是什么

这个问题非常复杂,如果想了解一个完整的事实真相,可以浏览我在百度贴吧的【同人小说】战争的罗马 - 日耳曼尼亚(更新中

http://tieba.baidu.com/p/3714444128?pid=67307139535&ampcid=0#67307139535

年轻的罗马共和国一个开创性的创新是和其他国家建立通道。首先是与英格兰老拉齐奥部落外的其他城邦建立无限期军事同盟......

卡西安(“卡修斯条约”的)契约

是一个互不侵犯和防卫协定,这似乎也为在该领域的联合行动,通过提供罗马人和拉丁人要在平等的基础上分享战利品来看,很可能是该条约所要求的拉丁派遣部队的大致相同数量的联合作战的罗马。盟军的战略是通过年度会议由秩序高层人士决定,任何联合部队的命令可能会在罗马和盟友之间已经交替。所以它要求所有签约国必须严格按照最新指令,协助号码军团消灭任何威胁联盟的武装力量。

军团由3000重装步兵,在散兵和骑兵也平分(1200和300的每个骑兵散兵),共计4500人。然而李维指出,马库斯·福利乌斯·卡米卢斯的一个军团在(公元前4世纪初)只有3000名步兵和300名骑兵。

从这个时候起罗马人称为它部署了一系列的小型战术单位(maniples)

摆着三线在棋盘图案(梅花)的中队。该小队基本上是旧世纪,重新配置使那些部署在最前线两行三倍较大分别为20人(120人)和那些在后方线减少到每个60人。梅花形战术比黑压压的一方阵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和操纵性能。

一般认为罗马人是从他们的对手萨莫奈人那里复制梅花战术。罗穆卢斯,据说还建立了一个300人的骑兵团,叫快速(雨燕中队)。

作为他个人的保驾护航,每三个部落提供100骑兵。该骑兵团假想的规模由国王塔克普利斯库斯(常规日期616-578  BC)增加一倍达到600人。

学术界一般认为骑兵的帝王时代增至600是可能的,因为在早期的共和国骑兵依然派出600(2个军团每个300匹)精锐。然而,据李维称,王塞尔维乌斯图利阿建立了进一步的12世纪骑兵,另外三倍的骑兵。

但是这可能是不合时宜的......

因为它这样就造成了不协调的1800骑兵大队,因为重型步兵仅为6000人。相反额外的可能是在12世纪后一阶段创建的。

约400  BC,这些新的单位主要任务是政治而不是军事,最有可能的设计承认平民到令骑士。

其他重大变化的这个时候发生了,萨莫奈人斗争的要求,导致了正常的罗马军队增加了一倍发展至两到四个职业军团。另外解散联盟(卡西安的约)被替换为其他拉美城市,可能在此期间发生由一个新的军事同盟拥抱所有的国家,拉丁美洲和非拉丁文,那罗马人征服届时(叫同伴,或“盟友”)不像条约。

这是(罗马和所有其他拉美国家一起或双边之间)的多边条约,新的安排是根据罗马和每一个大型的盟友之间的双边条约。新系统很可能是更新罗马统治比赛联盟。战略是由罗马元老院独自决定,联合部队征收和联合部队指挥权始终在罗马手中。

这些措施翻了两番正常领事军队的规模,从C。 5000到c。 20000人。

严格来讲,当年参与条顿堡深林战役的罗马军队,并不算得上是帝国的职业军团。因为当时罗马帝国只有27个辅助军团(驻扎在下面地图的位置)和一个职业军团,合共28个军团。真相可以参考日本动漫《进击的巨人》中的情节。(政府因为饥荒引发的粮食问题,组织了一次由平民充当主力部队的夺回作战计划......

在安东尼皮乌斯死亡后,罗马帝国的和平长时间,经历了一系列的几个边界的同时攻击。喀里多尼亚皮克特敦促安东尼墙,是伊伯利亚受到的摩尔人海盗反复入侵,而在德国,上多瑙河和莱茵河之间,回归到图拉真或奥古斯都时代的伟大战争似乎不可避免如此,而在中欧和东欧的野蛮世界被暴力内乱和人口流离失所扰乱平衡与世界动摇附近的罗马。

内部和日耳曼世界的边缘发生的人口导致的政治变化,特别是一个新的现象出现的交织:整个民族(comme les Marcomans, les Quades, les Narisques, les Vandales, les Cotini, les Iazyges, les Bures etc.)聚集在自然界主要军事联盟,把主要的压力在附近的多瑙河石灰。它可能增加了一个推东方德国人(主要是哥特人)帮助推动了罗马帝国的这个充满活力,和周边的人群,没有地方搬迁,决定强攻莱茵 - 多瑙河的省份。

一些资料记载,当时负责前锋的这三个(连番号都没有的)罗马军团连同辅助,主要由骑兵和弓箭手组成外加平民编制是超过10万人的联合部队。但这些储备力量几乎是没有作战能力的,他们的作用仅仅是让后面的16个罗马职业军团进入日耳曼尼亚,提供一个军事借口。

房源军团

这里是民国时期的军团:

LEGIO X Equestris/ LEGIO X(凯撒)/ LEGIO X Veneria

LEGIO XII Victrix/ ANTIQUA/ Fulminata/ Certa CONSTANS/ Galliena

以下是高帝国时期的军团:

第一辅助军团

LEGIO我。德国(-48/70)

LEGIO我illyrica

第一意大利军团

第一米涅尔瓦军团

第一帕提亚军团

第二辅助军团

第二奥古斯塔军团

第二高卢军团

LEGIO II青苗

LEGIO II Primigenia

第二帕提亚军团

LEGIO II Traiana公司

第三奥古斯塔军团

第三昔兰尼加军团

第三意大利军团/康科迪亚

第三高卢军团

第三帕提亚军团

幸运者弗拉维乌斯第四军团

第四马其顿军团

第四西徐亚军团

LEGIO IV Martia

第五云雀军团

第五马其顿军团

第六装甲军团

第六凯旋军团

第七克劳狄军团

第七合组军团

第八奥古斯塔军团

LEGIO八克劳迪娅

LEGIO IX Hispana / Macedonica / Triumphatrix

第十海峡军团

第十合组军团

第十一克劳狄军团/克劳迪娅皮娅菲德利斯

第十二雷电军团/ Victrix / ANTIQUA / Certa CONSTANS / Galliena

第十三合组军团

第十四合组军团Martia Victrix

第十五阿波罗军团

第十五初创军团

第十六高卢军团

第十六忠实弗拉维乌斯军团

第十七军团 - 内翻灾难在德国期间,军团被摧毁

第十八军团 - ID。

第十九军团 - ID。

LEGIO XX瓦莱里娅/瓦莱里娅Victrix

第二十一饕餮军团

第二十二德尤塔卢斯军团

第二十二初创军团

第三十乌尔皮乌斯军团/皮亚菲德利斯

请留意,那三个所谓的罗马军团连属于自己的番号都没有。

整个日耳曼尼亚战役,罗马帝国动用了超过16个主力军团和数百支辅助部队。还有一些位于整个北方战线(酸橙莱茵河和多瑙河石灰)负责支持入侵军队的军团要塞和堡垒助剂。这是唯一能够依靠的一些武装超过一半的整个罗马的防守体系的军队。

N.军团要塞单位军团

1

第三十乌尔皮乌斯军团

2

第一米涅尔瓦军团

3

第二十二初创军团

4

第八奥古斯塔军团

第三意大利军团

6

LEGIO II

7

第十合组军团

8

第十四合组军团

9

第一辅助军团

10

第二辅助军团

11

幸运者弗拉维乌斯第四军团

12

第七克劳狄军团

13

第十三合组军团

14

第五马其顿军团

15

LEGIO I

16

第十一克劳狄军团

最后解释一下这些所谓的储备力量,在过去由于罗马模式的战争变得非常文明,对战和现在的体育比赛差不多....

所以当时相当于今天服义务兵役民众,是可以自由选择一个列队作为预备役士兵的。由于当时负责征兵的机构出现了严重的腐败,很多根本买不起装备的民众,把所有组别的后备队列全都报名了。当时一个农民普片报名了三到五个小队,所以号称10万人的部队实际人数仅仅有一万多人左右。战争到了要出动后备役部队的时候,往往双方的人员名单是重叠的,场面非常尴尬。

如果要按照原来的规模举行一场战争是不可能的了,后来只好双方派出一小组特别勇敢和装备比较齐全的进行(加上神话元素的决斗),也就是后来的斗兽场竞技。

但问题是日耳曼尼亚那些蛮族,根本就不接受罗马这一套对战模式....最后的结果是,条顿堡森林战役沦为单方面的大屠杀。而当时罗马的决策层,是否早就准备让这些人充当炮灰这一点不敢确定。因为当年相关的资料(包括罗马和德国方面的)后来都视为机密文件封存起来了,就连战役的地点现在都是猜测而已。

——还有一些资料太敏感了不是太敢公开,希望帮到你吧!

条顿森林之战对罗马有什么影响呢?

这个战役不一定是什么人都知道,但是“瓦卢斯、还我军团”这句话绝对是军迷(罗马全面战争迷)皆知的。

说下经过:

在公元9年春天,瓦卢斯率领他麾下五个军团中最精锐的三个:第17、18、19军团,从他设在利珀河口的卡 斯特拉·费特拉大营出发,越过莱茵河向东进军。这是日耳曼尼亚行省总督的例常行动,目的是向刚刚被征服 的日耳曼人显示帝国的军威。作为辅助部队,阿米尼乌斯也带领切卢斯克族战士们随行。他们在5月份抵达维斯 河畔的夏季营地,沿途没有遭到任何有力的抵抗。可能是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瓦卢斯不再继续东进,观兵易 北河,而留在这里避暑。8月气温转凉后,他率领大军拔营起寨,打算返回利珀河口过冬。此时,阿米尼乌斯已 经成为他手下的红人了,常常在中军大帐中出出进进,利用自己精通拉丁语的优势,向军官们汇报和解释当地 情况。9月初,瓦卢斯军顺利地抵达了条顿堡丘陵地带。

条顿堡丘陵位于今德国下萨克森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交界处,介于奥斯纳布吕克和比勒菲尔 德这两座后来兴建的大学城之间,是哈尔茨山西北方向的一条支脉。由此再往北,就是一马平川的北德平原了 。它的地势并不险峻,其最高点的海拔仅有468米,上面至今都覆盖着茂密的森林,现在被规划为一个鸟类自然保护 区。当瓦卢斯正要走直线穿越这片丘陵,沿来时的道路向西南方挺进时,突然从右翼奔来一名阿米尼乌斯手下 的传令兵,报告说本部受到敌军的猛烈袭击,情况万分危急,请总督阁下赶紧派兵增援!瓦卢斯闻报大喜,此 次出兵一直未遇敌手,什么战利品都没有捞到,使得天性逞强好胜的他一直郁郁寡欢。现在敌人居然送上门来 ,他自然十分兴奋。“哼,这些胆小的蛮族就会骚扰人家的辅助部队,等我罗马大军一到,他们连眼睛都不敢 睁开!”说着,他就催动自己的全军将士追了上去。

罗马军的布阵如下:最前面是三个重骑兵大队,每队大约300人;然后是6个轻步兵大队,每队大约 500人;然后是数十名军号手和数百名弓箭手;再往后,就是三个列成方阵的重步兵军团,每个军团6000人;这 三个军团的中央,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便是威风凛凛的瓦卢斯总督本人,他的司令部参谋人员及卫队簇拥在他 周围,共约2000人;在兵团两翼掩护的是一些日耳曼、色雷斯和非洲的轻骑兵,共约3000人;殿后的则是随军 家属、后勤人员、医生、厨师、奴隶等。全军总人数超过三万,战斗人员数目约有25000人,相当于那时罗马帝 国总兵力的十分之一。沿着条顿堡丘陵北麓林间大道前进没多久,他们就不得不改变自己的阵形了,因为左方 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灰岩山包,而右方则出现了一片广阔的沼泽,它们之间相距只有几百米。两旁的灌木丛越 来越密,丘陵越来越多,道路越来越窄,也越来越泥泞,因为天开始下雷雨了,而且雷越来越响,雨也越来越 大。响亮的雷声、雨声、风声汇聚在一起,怎么听怎么像是两军人马在激烈地厮杀。一般说来,雷雨总不会持 续时间太久,但这次却不然。几个钟头过去了,敌人没有能够找到,阿米尼乌斯的部队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而 罗马将士们却全都被淋成了落汤鸡。受气候影响,他们垂头丧气、胆战心惊地走着,但决不会想到,全日耳曼 尼亚行省的反罗马武装力量,此时此刻正像猎人一样,埋伏在他们身旁的那些灌木丛和丘陵后面,等着他们这 些猎物走进陷井的最深处。

在敌国留学多年的阿米尼乌斯,早已琢磨透了双方军队的优缺点。罗马军队身着坚固的铠甲,手拿沉 重的盾牌,列成紧密的方阵,所以需要较为宽阔的战场,纪律严明,行动迟缓,守强攻弱。日耳曼军队没有铠 甲,盾牌又小又轻,在战斗中不习惯排什么阵形,所以也不需要宽阔的战场,喜欢各自为战,行动迅速,攻强 守弱。因此,对于日耳曼军队来说,围攻罗马军堡垒是最为愚蠢的战术,其次是和对方在广阔的草地上野战, 而最佳方案就是在地形狭窄的密林中伏击他们。巨大的罗马盾牌在此很容易被灌木卡住,长矛和弓箭在近距离 格斗中派不上用场,沉重的铠甲更使他们成了日耳曼标枪的活靶子。而公元9年9月9日,条顿堡森林上空的暴风 骤雨,更是帮了日耳曼军队的大忙。不幸的罗马士兵们直到他们杀到眼皮底下,才发现敌人的存在,此时再拿 起武器并列阵,已经太晚了。从雨雾中冲出的无数日耳曼人像蚂蚁攻击长蛇那样,先是把首尾相距达5000米的 罗马大军迅速分割成上百段,然后再慢慢地一口一口吃掉。于是双方在阴暗的沼泽森林展开决战。在这里,军事上的谋略、纪律、军阵、全无用处,重铠甲、大盾牌、长矛反成累赘,双方士兵们更多的是空手白刃地单挑,全凭与生俱来的身体与心灵的力量,这方面罗马人显然不及日耳曼人,那些百战余生的罗马老兵们纷纷倒下,有许多走投无路的罗马将士逃入沼泽,被无情的泥潭 全部吞没。在双方持续血战了两天一夜之后,55岁的瓦卢斯总督看到大势已去,于10日傍晚和部分高级军官一 起用宝剑自杀身亡。但他们属下的抵抗还没有完全停止,剩余的罗马士兵依然相当顽强的战斗,一帮老兵在一个小山丘上组成一个环行防线,打退了日尔曼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一直坚持到天黑。这些人挖的防御工事和堑壕,到今天还依稀可见.直到11日中午,战斗才终于以罗马将士全军覆没的结 局告终,仅有寥寥数人得以侥幸从包围圈中逃脱。自公元前216年的坎尼会战以来,罗马军团没有被全歼过的光 荣记录,连同他们自公元前53年的卡拉伊会战(克拉苏之死)以来不可战胜的神话,至此一并宣告结束。瓦卢斯 的首级在各个西日耳曼部落中旅行了一遍之后,被马考曼族国王马波德送回罗马安葬。而他下属的尸体则永远 地留在了战场上:两万多个头颅被悬挂在条顿堡森林大道两侧的树梢上,直到离战场50千米外的地方,都能发 现他们被剥得精光的尸体。

在条顿森林之战之前,欧洲是罗马扩张的重点,大半个德国已落入罗马人的控制下

屋大维在公元前19年完全征服西班牙西北部的山地部落。便沿着多瑙河一线推进,将莱茵河以西、多瑙河以南的欧洲全都并入罗马的势力范围,使这两条大河成为罗马帝国的天堑防线。但在莱茵河上游和多瑙河上游之间却有一段没有河川之险的突破口,莱茵河以东勇猛好战的日耳曼民族随时可能从这个突破口侵入罗马人富裕的高卢行省。为此,屋大维决定越过莱茵河向东推进,沿着德国、捷克境内的易北河建立一条新的帝国东北方防线,使莱茵河和易北河之间的广阔土地成为罗马高卢行省与蛮族之间的缓冲地。

他派出继子提比略和德鲁苏斯渡过莱茵河东征日耳曼,在当地建立大日耳曼尼亚行省。日耳曼人奋起反抗,德鲁苏斯在公元前9年战死,他的兄弟提比略则成功逐步向前推进,至公元6年,罗马人已控制包括今德国大半个区域,易北河以西的日耳曼尼亚地区。罗马对日耳曼各部落的贵族加以笼络,授予罗马公民权,甚至吸收进骑士阶层,如不出意外,这些生活在今德国境内的日耳曼人将和当时生活在今法国境内高卢人一样,被罗马人所同化,变成拉丁语族。

(日耳曼人)

条顿森林之战爆发

然而桀骜不屈的日耳曼人不愿向罗马人臣服,此起彼伏的起义遍布日耳曼全境。其间,多瑙河流域的潘诺尼亚人也掀起多达20万人的大起义,迫使屋大维不得不把他最得力的将领提比略从日耳曼调往潘诺尼亚镇压起义,改将巩固日耳曼地区的任务交给原叙利亚总督法鲁斯。

提比略经过三年苦战,才成功平定潘诺尼亚。然而就在同年,日耳曼总督法鲁斯却被罗马辅助部队中已成为罗马骑士阶层的日耳曼切卢斯克族首领海尔曼(罗马名为阿尔米尼乌斯)诱入条顿堡森林中,全军被歼而惨败自杀,其率领3个军团及其9个辅助部队,总数约3万人的大军几乎被杀戮殆尽,他们的头颅被悬挂在条顿堡森林大道两侧的树梢上,直到离战场5里外的地方,都能发现他们被剥得精光的尸体。

如果没有条顿森林战役的惨败,罗马帝国将会继续向东扩张,甚至统一欧洲

条顿堡森林之战是罗马继败给安息的卡莱会战以来遭遇的最惨重兵败,据罗马史学家卡修斯(Dion Cassius)记载,屋大维得知条顿堡森林的灾难后痛心欲绝,他扯烂自己的长袍,以头撞墙,嘶声哀嚎道:“法鲁斯,还我军团!”在这次战役中罗马丧失的17、18、19三个军团编号因罗马人认为不祥从此永远退出罗马军团序列,罗马帝国的28个军团就此仅剩下25个。

条顿堡森林之战可以称得上罗马帝国的第一次惨败,以及屋大维一生最大的耻辱。屋大维在痛定思痛后,决定彻底放弃征服日耳曼人的企图,退守莱茵河防线,同日尔曼人划河而治,莱茵河以东地区重归日耳曼人,从此罗马疆界被限制在莱茵河以西,再无力征服日耳曼人。正是海尔曼领导条顿堡森林伏击战这次历史性的战役,改写整个西方世界发展的进程,使日耳曼人没有重蹈高卢人被罗马人同化的命运,罗马人统一欧洲的梦想也因此破灭。后世也因此常以条顿人泛指日耳曼人及其后裔,或是直接以此称呼德国人。海尔曼也被后人奉为德国的的第一位民族英雄,在今天条顿堡森林中依然竖立着海尔曼高达53米、手举利剑的青铜雕像。

以上就是关于条顿堡森林战役的影响全部的内容,如果了解更多相关内容,可以关注我们,你们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